客服中心
全国免费服务热线
400-885-0593
预订中心
景点相册
会员中心
用户名:
密 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江南第一峰”谈故

“江南第一峰”谈故

几乎所有到过“海上天湖”三都澳观光的游客,必然希望以笔架山作为背景,拍下一张风采飘逸的倩影作为留念。山好,海好,人更好,全在满意中。

若说“笔架”,本属平凡,但以笔架山立在“天湖”般的大海中央地带,确实少见。古代有个想象力丰富的诗人到此,观赏海山风光后说:难怪“人道江南第一”!如果让这笔架“与吾阁笔”,那么,这一片海区可以 “为砚”;天上云朵可“翻为墨”;万里晴空就是一张“雪笺”;我也不要什么名贵的“兔毫象管”笔,就可以“倒蘸昆仑醉钩书啦”!这人,就是曾被称为“道家丹鼎派最杰出的震古烁今的人物”白玉蟾。

此“笔架”正名“五马峰”。《宁德县志》云:“脉由飞鸾岭历梅溪,勒马逶迤而来。滨海突起五峰,苍翠擎天,状如伏马回首内顾,堪舆家谓之五马朝天,为县治捍门山,先贤陈自新诗云‘五马江南第一峰’盖指此也”。山顶海拔420米。三面临海:东有青山洋(钱墩门)、东冲口,北有复釜洋、官井洋,西有三渡洋、三江洋、宁德水道,南接城澳半岛。其峰与青山岛鲤鱼头(394米),三都岛瑞峰(461米),隔海相望,前呼后应,形成三足鼎立状。正如《宁德县志.三都之胜》所云:“海上奇峰罗布若神仙之仪。诗赞:‘吾闽之山妙天下,灵鳌背上罗高峰,山环水绕龙虎伏,人在缥缈烟云中’(状元余复)”。

“江南第一峰”之称号,源远流长。据宋官修《道藏》等史料记载,道教南五祖的白玉蟾经过武夷山九年修炼之后,“文思汪洋洒落,顷刻数千言”,而且是一书画家,“善草书,亦善丹青”。南宋开禧二年(1206),他出山,自号“云外子”。由其师陈楠(1111~1218,号翠虚,即泥凡祖师)引住宁德霍童山,谒见南宗第二祖石泰(号紫虚,颁州人)、第三祖薛道光(号紫贤,陕西鸡足山人)。这几年,三位大师与一高徒在霍童共同“讲研丹旨”。时白玉蟾已73岁,得以“再立乾坤之昆,又进一层,不胜欣喜”。此后,他随处游行,济人渡世。至83岁,鹤发童颜,又自号鹤奴。这里的“江南第一峰”之名,就是当年他深造于霍山,济世于海滨时,以诗记传下来。

中国三大宗教(儒、释、道)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三大支柱。它离不开经济基础的决定作用以及政治等上层建筑其他领域的极大影响。白玉蟾来到其师父住山霍童时,宁德曾被誉为“小杭州”。他们师徒也经常来往于南宋政治中心——杭州,白玉蟾甚至得过宋宁宗皇帝的徵见。任继愈主编的《中国道教史》指出,唐宋时代宗教思想发展的总趋势是三教合一。当时宁德被儒家称为“海滨邹鲁”;被释氏名曰“菩萨道场”;被道教号为“第一洞天”,正具有顺应宗教发展总趋势的优越条件。所以,住在第十六洞天的白玉蟾,会特地到第一洞天来拜师,而且留连忘返。单以他会写的有关笔架山的诗文就达四篇:《题笔架山积翠楼》、《七言古诗笔架山》、《又题笔架山(词)》、《笔架山云绵阁记》,还有一道过牛渡(今八都)时写的七绝《牛渡问舟》。(均见《白玉蟾全集》上、下卷)。从以上文字中,也透露出许多很有价值的史料。

宋时,“江南第一峰”就非常华丽壮观,有紫观、月殿、星坛,有积翠楼与云锦阁,还有更古时候留下的丹炉、石杆和泉石古迹,实为“灵迹胜景。据白氏考证,这些古迹是晋时王玄甫与其师邓伯元“驻锡”的遗址。王、邓实是公元三世纪间具有特异功能的历史人物,但后来被神化了。在北宋以来,历三教融合,道教鼎革,内丹派(气功)学说的发展及丹鼎派群众性大教团——全真道的兴衰,计四百年间,中国道教南宗与北宗所共同崇奉的始祖,就是王玄甫(亦名王元元甫)。他还被尊称为“东华帝君”。正因为王玄甫在道教中的“尊神”地位,从而进一步确实了他的住山——宁德霍童山在108处洞天福地中“第一洞天”的头衔。

至于王玄甫何以会看中宁川大海中的笔架山呢?白氏还提供了一条信息:“闻王邓当年曾此驻锡,二仙为谒浮邱伯。”浮邱伯,复姓,名伯,人称浮邱公。《汉书.儒林传》云:“申公(名培,鲁人),汉文帝博士与楚元王交,俱事齐人浮邱伯受诗……则浮邱伯实儒者也”。诗云:“翩翩浮丘伯,朝从东海来。相呼与之归,谓是仙骥才。”可见,浮邱伯实是秦末汉初,来往于东海的隐士。或许就因他发现了笔架山之奇,称之江南第一,又经邓的发扬与白氏的记载流传至今已有二千一百多年。

论王邓之“驻锡”地,其价值也不可小看的。据新近出版的有关养生学,人体科学的研究成果表明:在科学昌明的今天,历史再也不应该仅仅被看作改朝换代的记录。这块文史领地,也正吸引着众多其他学科的科技工作者。著名科学家钱学森曾鲜明地指出:“历史文献是人类过去社会实践的记录,也可当作实验室的笔记。经过鉴别,去粗取精,去伪存真,整理出来,作为一门古代实验的学问,可叫“古实验学”。那么,许多全国性与地方性的史料均同样记载:“王玄甫在宁德霍童精修‘返观内照’的方法,三十四年下来,他居然能够透视自己体内的五脏,而且在黑夜里不点灯也可以看书写字。于是,他世世代代受到人拉的顶礼膜拜”。这是珍贵的科技文献,必将引起人体科学工作者对这里的极大兴趣。

可见,笔架山作为一“古实验室”,曾先后来过有丰富养生法和养生理论的浮邱伯、王玄甫、邓伯元、白玉蟾等一批古实验家,同时也带来了中原的科技。这正是笔架山客观价值之所在。总之,三都澳拥有历史悠久的“江南第一峰”,实属难得。其景点之开发,势必成为中国东南海隅的一处风景名胜区,蒙古族业前景不可等闲视之。